疫情当前,影视行业可以这样做!

        时间:2020.02.19 来源:中国电影报道 作者:娜塔莉·博


        眼下,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,正在波及全国各行各业。影视行业自然也不例外。《中国电影报道》特约评论员高军表示,由于影视制作是有周期的,一个电影大概有18-24个月的制作周期。


        倘若拍了一半停了,那么其周期受到的影响一定是特别大的,“毕竟所有做电影的人都知道拖期就是超支,这种超支的成本没有人能负担起。”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副理事长周建东也表示,如果正常把税收、专资,一些分账比例、结算周期都考虑进去,那么电影行业在今年第一季度肯定是“形势不太好”。



        如何对抗这一特殊时期,成了电影行业共同面对的问题。2月12日下午,北京市电影局发布“致首都电影行业的公开信”,极大地提振了行业的信心。公开信表示,疫情防控期间,北京市电影局将优化政务服务,支持重点项目,做好企业保障,与大家一起共渡难关。



        其中,北京政务服务中心将正常开展有关电影行政的审批业务,总体按照减少流动、在线优先原则办理。申报方在线上电影电子政务平台申报后,可以到政务大厅现场提交纸质材料,也可以推迟提交或通过快递方式进行材料递送。



        与此同时,针对特殊项目,北京市电影局将予以快速办理、最大限度压缩审批时间。


        而为满足全国观众的观影期待,确保疫情结束后影院内容的供给充分,北京市电影局拟对今明两年重点影片、重点项目和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创作项目开设绿色通道,且出台相关政策加大对影视文化企业扶持力度。


        这封如同“及时雨”一样的公开信,让很多从业人士收获了满满的信心和力量。


        电影行业抗击疫情共克时艰

        积极储备剧本 创作抗击疫情动人故事


        除却北京市电影局,各地电影协会也在积极寻求出路。自疫情爆发以来,各地电影协会就呼吁物业为影院减租,而横店、象山等影视基地也在为剧组提供各项优惠减免措施。



        特殊时期,电影行业的人们必须要团结一心,才能共克时艰。为此,《中国电影报道》采访了几位业内人士,听听他们抗击疫情的动人故事。



        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副理事长 周建东


        我也看见了前两天这封公开信。它反映了不少目前的实际情况,也提出了我们下一步该如何更好地应对的措施。在这次疫情的影响下,各大电影公司都面临着不可估量的巨大冲击,这是肯定的。



        我觉得政府管理部门一方面需要出台一些政策,从各方面给予行业优惠、扶持和鼓励。第二我认为更重要的,还是电影行业本身。电影行业本身有个很好的传统,就是有凝聚力又团结。



        尽管目前的社会损失已经摆在面前,市场恢复也不好预计,但我们影院投资方需要在现实情况下,去想如何为已有的影片选择一个合适的档期,更好地弥补原来的损失。


        我们一些从业者、电影的主创人员,可以在疫情当中挖掘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的感人事迹,以此为题材去拍电影,然后投放市场。


        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汪海林


        这些天,发生在武汉和湖北的疫情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。作为创作者,我们也时时刻刻在关注着疫情发展的情况。



        据我所知,我们大多数编剧其实目前还处在工作状态中。因为编剧这个工种受到疫情影响并不大,这个时候我们能做的就是储存剧本、储存项目。只有先把剧本的储备抓好,在疫情过去以后我们才能够迅速地恢复生产。




        面对目前的困难,我们电影行业首先是要自救。各个部门、各个专业领域也要利用这个时候,做一些创作上的准备。在疫情期间,涌现了非常多可歌可泣的真实故事。



        我们中国电影文学协会也在组织编剧们撰写表现疫情的相关故事,剧本正在创作中。


        我个人的建议是,我们在创作中不仅要从概念出发,还要去塑造活生生的人物。不光是英雄人物,更应该是疫情中的普通人和小人物,去聚焦他们的表现。



        此外,也不要把眼光局限在武汉,局限在湖北,甚至局限于中国,因为它是人类共同面临的疾病。我希望我们的创作一方面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,更要有鼓舞人心、感动人心的力量。中国电影界有着优良的传统,在各种艰难时刻我们会与民族同呼吸、共命运。



        在这里,我谨代表中国电影文学学会、代表中国电影编剧,向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表达诚挚的慰问。中国加油,武汉加油!



        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焦宏奋


        疫情牵动了电影界所有人的心。中影的很多同志,在春节期间和很多的编剧、还有一些电影界的导演主动联系,希望电影人能够用自己的笔和镜头,把抗“疫”期间的感人故事搬上大银幕。



        2月10号,我们中影领导班子专门召开了一个(视频)办公会,商量决定了,拍一部反映疫情第一线的感人故事的电影。



        电影行业抗击疫情共克时艰

        调整期积极修炼“内功”


        电影市场的复苏,大众生活的重回正轨,都得看疫情何时结束。



        在此期间,发行放映公司、影院等电影行业都选择积极修炼“内功”,以待来日再次大展宏图。


        UME市场部副总监  蔡晓雪


        疫情期间,我们都在努力修炼和提升自己的“内功”。大家都在利用这段时间去思考,如何能够利用更好、更真诚的服务提升观众的观影质量,提升影院与观众之间的粘合度。


        比如说我们要重塑我们的标准化、系统化(重塑标准系统化内训),然后我们内部的内训也在坚持,每天都有例会,每周也还有对店长进行培训。



        我们领导也一直在提醒我们,这个阶段决不能放松学习,要提升自己,要继续把“内功”做好。


        广东省电影行业协会荣誉会长 赵军


        面对疫情,中国电影产业一定会有自身的调整,也一定会迎来新的发展机会。在这期间,练好“内功”很重要。



        服务、组织片源,做好宣传营销。这些都是练好内功的表现。


        中影股份总经理、华夏电影董事长 傅若清


        我们正在把原来急急忙忙匆匆的一些工作,给它调得更有序一些;把未来可能能够想到的一些影片的策划,发行的策划,放映的策划,给它能够更文案化一些。



        与此同时,我们也在利用更多的这种灵活的办公方式呢,给它细化。



        我们都期待着这一天,解除(疫情)的一天早日到来。


        电影行业抗击疫情共克时艰

        电影人用亲身行动抗击疫情


        除了积极筹划未来如何发展外,众多电影人还纷纷捐款捐物,四处筹措口罩、防护服、救护车等各项急用物资送往一线,为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尽自己的绵薄之力。



       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理事 苏芒


        吴京那个时候急到什么程度?我们正在愁怎样跨境付款的问题,吴京哥说你们别付了,我自己付,他就是自己把钱打过去,说运费我也自己出了。



        黄晓明那边,着急到什么程度呢?着急到说我自己去买,我连花生油我也可以自己买,只要是有任何能够帮助到抗疫一线的。



        包括章子怡,章子怡现在还在坐月子,自己还在哺乳期,也是在到处找东西,然后捐款。



        你像陈伟霆,他在国外找物资已经找了一个多星期。在整个的过程之中参与的所有电影人,都让我特别感动。


        导演 冯小宁


        目前中国已经形成了初步的电影产业,我个人觉得不需要半年,影视行业就会恢复到正常的状态。疫情期间,网上很多新闻素材、身边也有很多感人事迹,这些都是大量的创作源泉。



        我相信未来会有大批作品出来。有直接描写我们这次抗“疫”战争的,也有通过这次抗“疫”战争的所体现出来的给大家连锁的思考,因为这是一个对人性深刻阐释的机会。 



        现在每个中国人早上醒来的时候,都会先打开手机,看看我们的疫情通报。



        我们看到那么多医务工作者、军队、警察、基层干部冲在第一线,前仆后继,用自己的身体、用自己的生命铸成新的长城,真的让我们非常感动。



        中国的电影人,首先是全中国公民中的一部分。作为每一个中国公民,我们一定要坚持住。有一句俗话叫坚持就是胜利。



        文/娜塔莉·博